【翻译】150901 我侄子的十万个为什么

Festina Lente:





 



ILLUSTRATION BY KRIS MUKAI


WRITTEN BY JESSE EISENBERG


出处:New Yorker & Bream Gives Me Hiccups






可配合卷毛朗读的音频食用(链接来自万能的Jesse E


将音频里删除和增加的部分与原文进行了整合 不影响理解


涉及的信息量比较大……请不要忽略各种细节XD






My Nephew Has Some Questions


我侄子的十万个为什么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 


我:我希望你系一下安全带,伙计。


我侄子:为什么?


我:就是希望你系一下嘛。


我侄子:为什么?


我:因为我要保证你的安全。


我侄子:为什么?


我:因为我关心你。


我侄子:为什么?


我:因为你是我姐姐的儿子,而我很在乎她。


我侄子:为什么?


我:因为我就是在乎嘛。


我侄子:为什么?


我:因为,我出生的时候她三岁,像任何一个弟弟一样,我大概是把她当做偶像来崇拜的。


我侄子:为什么?


我:可能我把她想象的过于美好了,这点很奇怪,毕竟你妈对我并不是十分友好。


我侄子:为什么?


我:可能她对我的情感比较复杂吧。


我侄子:为什么?


我:她本来是独生女,而我出现以后,她就不得不什么都与我共享了。


我侄子:为什么?


我:我们都有需求,父母要同时满足我们两个人就比较困难。


我侄子:为什么?


我:因为需求是转瞬即逝的。我想大概是马斯洛说的吧,“能知道自己需要什么,是一种很难且很少有人达到的心理成就”。





马斯洛原句:


It isn't normal to know what we want. 


It is a rare and difficult psychological achievement.


相关内容:马斯洛需求层次理论

  



我侄子:为什么?


我:因为当时社会心理学正在向人本主义和自我实现靠拢。


我侄子:为什么?


我:因为后弗洛伊德主义的行为学研究在当时的西方心理学界是种潮流。


我侄子:为什么?


我:因为这个世界依然要解决各种问题。好吧,不是整个世界。东方早就以自己的方式找到了答案。


我侄子:为什么?


我:因为他们的社会更加稳固。


我侄子:为什么?


我:大概是因为蒙古人通过武力大面积统一了文化。


我侄子:为什么?


我:我猜他们可能认为统一疆土非常重要。


我侄子:为什么?


我:因为取得胜利是一种基本需求。在当时来看,攻掠土地便是胜利的证明。


我侄子:为什么?


我:因为这是最直截了当的成功的体现。而如今我们是以资本的积累来衡量的。


我侄子:为什么?


我:因为这比入侵一个国家要来的容易。不过在某些方面,危险程度也有过之而无不及。


我侄子:为什么?


我:因为土地资源是有限的,但资本却能以指数形式增长。


我侄子:为什么?


我:部分原因在于经济的本质,但也同样因为发展中国家和经济组织之间考虑不周的关系——世界银行,IMF(国际货币基金组织)。想想津巴布韦吧。


我侄子:为什么?


我:因为这是通货膨胀搞垮一个国家的很好的例子。人们差不多得推着几车现金去买一片面包。





【知乎】关于津巴布韦的恶性通货膨胀


以下节选自维基:


21世纪初津巴布韦开始经历恶性通货膨胀,通胀率升至2004年初的624%,其后降至三位数字低位,之后攀升至2006年四月1,042.9%的新高。2006年的2月16日,津巴布韦储备银行行长Dr Gideon Gono宣布政府印了21兆津巴布韦元来换取外币,以支付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欠款。2006年五月初,津巴布韦政府印制一共60兆津巴布韦元的货币,用来支付兵警300%和其他公务员200%的薪金加幅。这笔钱不包括在本年财政年度的预算案中,而政府没有解释这笔钱的来源。2007年6月,在津巴布韦的通货膨胀率已从早先估计的9,000%上升到11,000%。在2008年5月5日,津巴布韦储备银行发行的钞票的价值1亿元和2.5亿元,10天后,新的无记名支票,价值5亿元(当时约等于2.5美元)印发。5天后,一个新系列的笔记形式的“农支票”的发行面值50亿元,250亿元,500亿元和1000亿元(7月21日)。津巴布韦5月份的通货膨胀率已上升到2,200,000%。官方数字公布的6月份的通货膨胀率估计超过11,200,000%。至2008年12月,津巴布韦政府发行100兆面额的新钞,但实质上仅值25美元。





我侄子:为什么?


我:因为那渴求权力的独裁者和他一败涂地的土改政策呗。


我侄子:为什么?


我:因为他试图——起初看起来真诚地——给予占据主导地位的黑人人口更多的权利。


我侄子:为什么?


我:因为那里长期以来是白人的殖民地,罗德西亚(津巴布韦旧称),几代人都被剥夺了选举权。





1888年,野心勃勃的英国政治家兼企业家塞西尔·罗德斯创立了英国南非公司(BSAC),逐渐对已经四分五裂的津巴布韦进行蚕食和实行殖民管制,最终在这里形成了一块统一的领地。罗德斯用自己的名字命名了这个新领地。由于种族歧视和历史的原因,白人对当地黑人进行了持续多年的强力剥削和压榨。

  

 



【南方周末】津巴布韦:致命的土地再分配


在英国殖民统治时期,津巴布韦80%以上的可耕地被占人口不到5%的欧洲裔居民占有,其中包括一些英国贵族。1992年,津国政府修改宪法,确定依法强制性赎买和征用白人土地。1996年,津巴布韦总统穆加贝宣布将在5年内强行征收白人土地。

  



我侄子:为什么?


我:因为对权力的争夺啊,这就回到我们关于蒙古人的话题了。


我侄子:为什么?


我:这是人的本性。我想在某些方面,我自己也受这种无法抑制的(对金钱的)渴望所摆布。


我侄子:为什么?


我:呃,我曾做过一些很不好的决定。


我侄子:为什么?


我:我也不知道。要怪罪于“体系”也很容易——资本主义,美国的先锋文化,还有乔姆斯基口中的“经济法西斯主义”——不过,或许还是我自己的错吧。


我侄子:为什么?


我:因为我原本有机会走上别的道路,但出于某些原因我不得不追逐那捉摸不透的金钱。你知道吗,我本来想攻读哲学专业的。


我侄子:为什么?


我:听起来可能毫无新意,不过我小时候真的很热爱伊曼努尔·康德。


我侄子:为什么?


我:从来没有人问过我这个呢,小家伙。不过我想,大概是喜欢他把一切都变得很简单吧。


我侄子:为什么?


我:因为康德给复杂的问题都提供了具体的答案,这让人心情舒畅。


我侄子:为什么?


我:因为我有一大堆关于道德伦理的疑问。


我侄子:为什么?


我:我已经很多年没提过这件事了。你知道吗,我十二岁的时候在青少年拘留中心呆过一段时间。


我侄子:为什么?


我:因为他们指控我在半夜闯入学校纵火烧了一间教室。


我侄子:为什么?


我:因为我父母说当晚我失踪了,被纵火的教室是我的数学教室,而当时刚好是在一场数学大考之后。所以我看起来像是疑犯的不二人选。


我侄子:为什么?


我:因为一切线索都指向我。可那不是我做的!


我侄子:为什么?


我:因为我才不在乎那场考试有没有挂啊!


我侄子:为什么?


我:因为我不在乎有没有取得好成绩!


我侄子:为什么?


我:因为就算一场数学考试考砸,也并不意味着我就考不上好大学,找不到好工作,然后身无分文地饿死在街头嘛!


我侄子:为什么?


我:好吧!是我干的!是我烧的那间教室!


我侄子:为什么?


我:因为我很恐慌!我知道那场考试我考砸了。但我才十二岁!我只是犯了个错误!


我侄子:为什么?


我:因为我也是人!我也难免犯错!我只是想感受到爱意而已!


我侄子:为什么?


我:因为我们活在一个一丁点事情都要争的疯狂世界,我总是很害怕假如自己放慢步伐,这世界就将与我擦身而过。世间万物都混沌无情,瞬息万变,无时不刻恐吓着要压制或摧毁我们。所以我也加快了步伐!我也加入了这场你死我活的竞争!我知道这很危险,我知道这不对,但我不能停下来。这就是为什么我要在学校纵火!这就是为什么我要将一切怪罪于蒙古人、世界银行、IMF、罗伯特·穆加贝、塞西尔·罗得斯、伊曼努尔·康德、弗洛伊德、马斯洛、乔姆斯基还有你母亲!但这终究是我的错,是我的错!这就是为什么我希望你系好安全带。我希望你系好安全带,因为我不信任自己能够减速下来以避免车祸的发生。这条“安全带”是维系我草率的人生的脆弱纽带啊!


我侄子:为什么?


我:因为我已经破碎不堪,我很痛苦!除非有实质性的帮助,否则我完全没有办法好起来。所以你能不能系好安全带?就这一次?


我侄子:OK.


我:谢谢你,小伙计。非常感谢。




END.




这是杰西·艾森伯格作品《吃鲷鱼让我打嗝》的节选。


版权所有 © 2015 by Jesse Eisenberg
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翻译来自最近听太多音频导致看到英语自动脑补卷毛声音的我


中文版出了吗?没有!


原版书要买吗?要买!


2016/01/31



评论
热度 ( 75 )
  1. 一只喊666的闲鱼Festina Lente 转载了此文字

© 一只喊666的闲鱼 | Powered by LOFTER